当前位置:首页 » 动作经典 » 女学生是主角的老电影
扩展阅读
老电影怎么超清晰 2024-03-04 02:31:19
美国和苏联对战的电影 2024-03-04 02:27:08

女学生是主角的老电影

发布时间: 2023-12-05 01:02:49

Ⅰ 抗战剧情电影,主角是一个日本女学生,一位前苏联女军医,一位中国老百姓,最后女学生死了。电影有点老,

紫日
导演: 冯小宁
编剧: 冯小宁
主演: 富大龙 / 前田知惠 / 安娜·捷尼拉洛娃 / 王学伟
类型: 剧情 / 战争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 俄语 / 日语
上映日期: 2001-04-11(中国大陆)
片长: 106分钟
简介:二战即将结束时,忠厚老实的中国老百姓杨玉福(富大龙)被苏联红军从日本人的屠刀下救出。向后方转移的路上,苏军误入日军军营,一场激战过后,杨玉福和女军医娜佳(安娜•捷尼拉洛娃)逃进林区,碰上与日军失散的少女秋叶子(前田知惠)。由于一直被灌输军国主义思想,秋叶子一心要置杨玉福和娜佳于死地。几次险境过后,娜佳无法忍受秋叶子的作为,让杨玉福杀了她,但后者不忍下手。
茫茫林区里,语言不通的三人经过一系列磨难,渐渐产生情谊,秋叶子意识到自己之前行为的荒谬,展露出纯真一面。然而,欢笑只是暂时,战争并没将他们遗忘,悲剧在不久后发生。

Ⅱ 寻一部日本电影,女主角是个学生,但后来不知道怎么样当了黑社会老大,其中一幕还拿着枪扫射的

《水手服与机关枪》

别名:セーラー服と机関铳

发行时间:2006年10月13日

导演:平川雄一朗
加藤新

原 作:赤川次郎「セーラー服と机関铳」

编 剧:いずみ吉纮

配 乐:河野伸

制作人:石丸彰彦

企 画:伊与田英徳

演员:长泽 雅美
中尾 明庆

「啊!我做了黑社会大佬!?」穿水手服的高中女生——星泉 (药师丸博子 饰),阴差阳错下继承父业,成为黑社会「目高组」的头目,不但要带着一班兄弟搵食,更要打交、讲数,找出杀她爸爸的凶手。片末药师丸博子用机关枪扫射一班黑社会仇家,然后稚气地说了句:「快感!」,这一幕已成电影史上的不朽经典!本片自改编赤川次郎的同名小说,当时影片引发的社会现象更成为年度的热门话题,并赢得当届日本电影奥斯卡话题赏。

Ⅲ 中央6台播出的一部国产电影 少女 的女主角是谁 讲的70年代的学生故事

是不是这个?

红衣少女 (1984)
Girl in Red (1984)
地区 中国大陆
色彩 彩色
对白 国语
出品 峨嵋

导演 陆小雅
编剧 陆小雅
摄影 谢二祥

演员表
按演员表顺序
邹倚天 ......安然
罗燕 ......安静
宋旭 ......爸爸
王频 ......妈妈
李岚 ......韦婉

故事梗概:
根据铁凝的小说《没有纽扣的红衬衫》改编。 安然像个"假小子",有人喜欢她,有人讨厌她,在她身上体现着时代的印迹和未来的光辉。姐姐安静理解这个16岁少女的心。安然上高中后,安静给妹妹买了一件大红衬衫,安然穿上神气极了。安静的性格和妹妹不一样,是个深沉柔弱的姑娘。姐妹二人感情笃深。安然最怕姐姐结婚。除了姐姐的婚事,安然还怕每学期末的评"三好"。连续三年评上三好学生的,考大学时可以得到照顾。安然聪明、刻苦、成绩优良,热情积极、关心同学,照理说要评上三好不成问题,而她却感到沮丧……

Ⅳ 在这部1988年的老电影中,袁洁莹演女学生,林正英演警察

熟络林岭东这个名字,大概是从那部《监狱风云》开始的。

秩序的绝对化,绿色的警服,褐色的囚服,平静中绝望的井然有序。滴着水的铁皮,黑色的栅栏,凶狠粗粝的人们,无时无刻不在迸发的怒与血,挣扎着的,痛苦着的,隐忍着的,当然还有澎湃着的欲望和生存。

那是关于监狱的风云。

1987年的《监狱风云》横空出世,人们知道了一个名字——林岭东。

那个站在香港现实主义电影巅峰的男人。

你拍浪漫到骨髓里的,飘逸到毛肤里的武侠。

哪怕都市男女的七情六欲,吃喝拉撒睡也好。

我就拍我的现实主义,拍那香港街头的恨与义,某个让人直觉扼腕的故事,拍那些撕扯口齿,唾沫横飞的芸芸众生,他们不俊俏温婉也不潇洒快意,谁规定要俊男靓女,体面安生?

混合着街边鱼蛋牛杂的味道,喧嚣着小贩砍价叫卖的声音,流动着天南海北的车水,浮夸着繁华盛景下的琐琐碎碎。

而这是关于学校的风云。

1988年的《学校风云》,林岭东风云三部曲之末。

当街头江湖冲进树人的庠序,风云就此开始。

无辜的女学生卷入黑帮的世界,宛若芊芊的花坠入激流的暗河。

《龙虎风云》和《监狱风云》都拍得很商业化,因为发哥俊逸飘扬。

不管是卧底黑帮的警察还是监狱里左右逢源的老油条,边缘人的世界,总是太有故事可讲。

但这部《学校风云》没有。

当市井里面的人因为黑帮势力的倾轧,又有什么故事可讲?

《龙虎风云》是周润发与李修贤,《监狱风云》是周润发与梁家辉。

好家伙,男人间的故事总那么带着江湖气,像极了寻常酒肆间的淀到杯底的心事。

但《学校风云》没有,它的故事是关于一个邻家女孩。

后来的她成了躲在红尘里的女人,一颦一笑,春波万丈。

但我是喜欢先入为主的,很幸运,我先遇见了1988年的她。

一身白衣,乖巧动人,像极了学生时代的梦里甜美的笑。

这部1988年的《学校风云》,却把这一切美丽撕得鲜血淋漓,是结在教育之上的痂。

那是80年代的香港,治安还不及今天。港英不太在乎香港的教育问题,毕竟,他们只需要一座资本碰撞的城市。

那时的香港还不是那个人人称道的全球最安全城市。

从港产黑帮片的兴盛中可以管中窥豹那个时代的香港众生相。

街头那些留着长发,拧着眉头,画着纹身,穿着牛仔裤的人。

要的只有不外乎两种东西——保护费和获得保护。

街头如此,但不学校不至于吧?于是那些太平绅士,继续粉饰着香港的未来。

血气方刚的少年,往往最容易堕在那个血肉传说交织的江湖温床。

而学校,就在不远处。

这个故事是虚构的,但谁都知道,也是真实的。

故事的开头,极具紧迫感的音乐响起。画面是攒动的人头,清一色的学生走在上课的路上,她们面庞稚嫩,眼神纯粹,这是学校。

先抑后扬嘛,总是震撼人心。

接着镜头一转,斑驳着铁锈的校名,乌泱泱的屋顶上嘈杂打闹的学生,抽烟的,恋爱的,打架的,一应俱全。

这是一个失衡的世界,权威丧失的世界。

鲜明对比,就在此处。

林岭东只用了几个片段,便把80年代香港 社会 底层的学校百态勾勒得淋漓尽致,席卷得风卷残云。

他们咄咄逼人地肆无忌惮在这成人世界的边缘哨站。

朱婉芳是一个平平无奇,家境破落的女学生,本来注定平凡的她。奈何上天给了她一张清纯动人,楚楚俏丽的脸。

注定成为这帮荒蛮少年们打架翘课外荷尔蒙的宣泄对象

他们代表着新派,从学校里的小太保到迪斯科里挥洒精力的潇洒哥。

而片中的权威形象是老旧的,从那个我行我素罚抄学生,板着一张臭脸的女老师,

到那个温润忠厚却怯懦忍让的温老师。

或者是那些警察,也总是拿混混们无计可施。

如片中林正英饰演的海哥抓住张耀扬饰演的潇洒哥时,也只有一句:证据不足。

他们是老的,失去生命力的

在这个混乱的世界,无法架构自己的绝对权威。所以学校的小鬼东搞西搞, 社会 的大佬你死我活,失去了权威的管束。

而朱婉芳夹在新旧两派之间。

她,日日循规蹈矩,只知道拉起书包,备好课本,坐在台下做着读书就可以出人头地的幻梦。可怎料她这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却引来罪恶的蝇。

她有一个好朋友小珍,大大咧咧心地善良。

她早早熟谙 社会 规则,所以她有一个吊儿郎当的混混男友乔治。

小珍出卖肉体做应召,出卖尊严也正是为了好让自己活得有尊严,金钱可以让人短暂躲进光鲜亮丽里,所以她用这肮脏的钱供着男友吃喝玩乐,也用这钱帮助朱婉芳。

人世荒诞,不过如此。

因为小珍的关系,她的男友乔治帮派里的一个小头目刀疤哥也喜欢上不染风尘的朱婉芳,而面对另一帮学生混混的骚扰,江湖规矩——打。

所以刀疤带着兄弟在街头和他们大打出手。

除了围观的人群的四散开来,好似天公地道,没有一点突兀。

这是江湖人的方式,很暴力单调,但很有效。

然后突生横祸,小太保不服,提刀追击,一辆货车的出现,让这个腥臭的街头故事告了一段落。

戾气满身,血流如注,几乎把胆汁呕成血液。

那个小太保死了,这下一件为了女孩的斗殴事件就成了伤天害理的刑事案件。

于是乎,警察粉墨登场。

我一直认为这部电影是没有主配角之分的。

因为太过真实,所有人都不像在演戏,更像你我身边的故事。

接来下,朱婉芳的潮州父亲,林正英饰演的警长海哥,张耀扬饰演的大哥潇洒全都走马亮相。

出了事,自然要处理。

黑白两道各有千秋罢了。

警察自然老套,挨个问着目击的学生,就在笔录的过程,有一个细节:一个学生鼓着勇气向警察揭发校园霸凌,而警察的反应可想而知:

你在学校被欺负,找老师去!

正如黄光亮饰演的那个浑身是胆,但有勇无谋的警察寸牛一样。破口质问着温老师为啥不管好学生。连警察的方式也带着江湖气——你的地盘,不就代表你是话事人?

温老师则是回复:拿枪的不去管,拿教鞭怎么管?

武力成了外在的维稳方式,没有人想到思想和教育才是摆脱暴力的根本。

秩序的崩塌可见一斑。

我很喜欢寸牛这个名字,方寸之间的蛮力,牛一样的头脑,直来直去,象征了那个年代的香港警察。

学校里的风云,谁说的明白?这不是街头,不是警察追着小混混的戏码。

毫无疑问,朱婉芳是这件案子核心的人物。

黑道的做法则高明多了,死了人。那就坐下谈,谈不拢,大不了日后井水不犯河水,多省事。连礼节都省了,儒雅和忠义是老派黑帮的灵魂,到了潇洒这直接成了骂街的谈判。

多“省事”!多“新潮”!

张耀扬是一个好演员。但他那俊朗立体的五官好似刀锋生生刻出一般,魁梧健美的身材再加上不怒自威的气质,他不演黑帮大佬,谁来演?片中的他,走着路都自带跋扈,一言一举更是嚣张。藐视一切权威,也难怪道上人人称他一声潇洒。

他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叛逆者,藐视一切权威。

朱婉芳的父亲是潮州人,那年代的香港黑帮有一半都是老潮的派系。朱婉芳的父亲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趟这混水,腆着老脸找到潮州大哥胜哥以平息此事。

但潇洒哥不管,他的眼里没有义气二字,谁有钱,谁有权,这个世界就是谁的。

所以他逆反,从隐退多年的黑道大佬

到作为执法者的警察,一概不放在眼里。

而看着自己人打自己人,一旁象征着老式大哥的胜哥无力地制止。刹那间群鸟飞散,林导用蒙太奇的手法展示了:

新旧黑帮的分裂

老黑帮重义,所以胜哥替朱父出头。新黑帮看利,所以潇洒哥不择手段。

怕事的朱婉芳经不住温老师的劝告,心里激起了那一套关于舍身取义,正义为人的之乎者也,她作证指认了伤人者。

天雷地火就此开始。

她只能看着一步步将自己为黑暗势力所蚕食。

潇洒哥到学校门口来找朱婉芳时,还顺带恐吓羞辱了那唯唯诺诺的书生温老师,一句:在外面我是老大,活生生杀尽了温老师作为一个师长的尊严。

记住,后面有反转。

朱婉芳做了污点证人,正义得到伸张。

潇洒哥可不满意。在他眼里,不管是男是女,还是学生,该让你负责就得负责。

所以朱婉芳被他吼上了车,带去羞辱了一番:穿上学生制服,真以为是 社会 栋梁?脱了,不还是个站街的?

他的言语像把刀,扎得朱婉芳的心斑斑血迹,刀刀疼痛。

她要支付律师费十万元,不是一笔小数目。

刀疤哥喜欢朱婉芳。所以他开始动摇,他一面走在刀尖舔血的路上,一面却无比向往朱婉芳式的生活,体面正当。

但如他所说,他被人欺负怕了。

为了生存,只得把自己镶上铁钉,那手臂上的巨大刀疤就是他进入成人世界的象征,和朱婉芳异曲同工,如出一辙。

债,他决定和朱婉芳一起还,当然还有小珍。

最讽刺的是,朱婉芳打零工挣的钱几乎塞不了牙缝,真正出大头的是刀疤卖白粉和小珍卖身的钱。这是成人世界的法则。

所以在天台上,她没好气地臭着温老师,彷佛在说:

你的正义救不了我

刘松仁可真适合演忠厚的角色,我对他的印象不是挥斥方遒的陈近南,而是这位怯懦善良的老师。

刀疤哥是个混混,毋庸置疑。但骨子里的他是为了生存是为了尊严。追求朱婉芳也是为了尊严,为了活得像个人。

他反抗潇洒也不只是为了朱婉芳被潇洒睡了这么个简单的理由,更是因为自己心中信守的道义崩塌:

所以他可以为了朱婉芳和潇洒翻脸,血肉横飞,刀光四溅。

他正如那个鹦鹉一样,看起来光鲜亮丽,实则活在枷锁里面,这个枷锁不止关乎黑帮,也关乎 社会 ,他们这样的底层人民,该如何出人头地?

小珍是个善良的女孩,虽然她早已置于这污浊混沌里,难以自拔。她是失语的人群,比起朱婉芳她没有那副天生的好模样,比起刀疤哥们她是这个弱女子,她所依仗的只有自己的身体和青春,挥霍着,燃烧着。

在她的眼里,世界不过是一个大 游戏 场,一切都是逢场作戏。

但她是无奈的。

在朱婉芳拒绝接受她应召得来的钱,她这样说:

她的内心也曾有个梦,一个关于良善的梦。只有在她去看奶奶时,眼里才如若孩童般纯真,回到了自己的年龄,而不是为了成人世界的法则去逢迎。

但一切都在乔治出轨后崩塌,她的一切,关于欲望,关于梦想,关于粉饰的美好,当然关于 游戏 人生的态度,全然崩塌。

对抗成人的方式在她眼里只有一个——自己的叛逆。

在以一种几近视死如归的态度大喊出:我不玩了。

一切都结束了。

或许这繁华盛放的人世,这嘈嘈杂杂的世界也不过一场 游戏 ?或是风花雪月,或是寸步难行?

而这之后,朱婉芳关于正义的态度也大厦将倾。

效仿着自己姐妹的行为,伴随高亢激昂的音乐,她化作一只凌乱疯癫的动物,以一把火向成人世界宣战。

可惜,注定失败。

读书,真的救得了学生吗?这是林岭东在1988年提出的命题。

小珍之死,可以说是拜黑 社会 横行的年代所赐,也可以说是渣男乔治所赐。

就当温老师照样沉迷在他那舍身取义的正义大道里面,这无恶不作的乔治也不肯安生。

因为内疚小珍之死和朱婉芳的境遇,温老师准备辞职,最后一堂课。

乔治丝毫不给温老师面子。

如我所说,暴力在这片子里无处不在,乔治打了老师,这一次站出来的不是警察也不是老师,

是学生,所有的学生看不惯乔治的跋扈,于是混打成一片,注意,这是在学校。

而背后的 社会 命题是——老师的权威该如何影响学生呢?

这时,早已堕落的朱婉芳甘愿堕为风尘女子去还债。为了和刀疤生活下去,在潇洒手下当了应召女郎,结果导致自己的父亲前来找寻自己时,横死街头。

朱婉芳心里关于道义的最后防线彻底崩塌,她决定复仇。

当然,江湖讲究快意恩仇,血债血偿,朱婉芳当然不会找警察。

在酒吧刀疤等人和潇洒哥一通混战后,海哥终于赶到,故事也向全高潮推进。

无奈潇洒人多势众,摆脱警察后,直追朱婉芳刀疤和温老师而去。

追着追着。

对,他们回到了学校,那所一开始的学校。

潇洒哥藐视着一切,刀疤恨什么,他便要他看什么。

千钧一发,温老师赶到,一刀斩断了他的威风,扯着沙哑的神经质的声音,浑身淌着淋漓的鲜血,那一刻的温厚老师已然成了让每一个江湖人都忌惮的杀手,他吼着:你还记得你说过什么?

在外面你是老大,在学校我是老大!

故事的最后,潇洒哥自是一个漂亮的飞身,被海哥打出窗外,血染长空。

如若学校作为我们最后一片的安乐土,一片纯净的象牙塔仍受到黑色之手的觊觎,我们的未来又该如何?

这是林岭东1988年提出的命题。

学校,就该是它本来的样子。

最后说一句:林岭东导演,一路走好!